• 2008-08-27

    满满当当

    最近过得很没有生活,十点上班,九点下班,还要另外拿出两个小时奉献给北京伟大的交通。没办法确定今天以外的任何档期,近期唯一的娱乐是跟riri两口子的八卦会,临走还忘了给人家聚餐费。

    每天不是在做稿子,就是在做稿子的路上:找题、盯公告、抓人采访、整理素材……可是,还是错过了某银行的半年报,呵呵,百密一疏也是可以谅解的吗

    这就是传说中的财经日报的节奏,虽然还是有些跟不上,但比起头一个月已经好多了,起码拼死拼活完成了基本工作量。

    字码越堆越多,谈不上什么成就感,但至少我不再怀疑自己。为这个简单的理由,我现在感谢并将在以后很多个时候都感谢CBN。

  • 2008-07-23

    混迹北大

    连续数日泡在北大万众楼,以至于一些前来参加夏令营的娃们,以为我也是营员之一,其实我只是个蹭课的。

    之所以如此坚持,实在是夏令营的老师阵容足够强大,从央行副行长、银监会正副主席、花旗中国的老大到实践在民营银行村镇银行一线的行长们,再加上北大、香港的一干知名学者“凑数”。所以就算是北大莫名其妙封了门,我也要突围进去。

    尽管很多讲话都被与会官员们口头上HX了,无法写出来,但也正因如此,他们的敢言和真诚程度直线上升,官话套话近乎绝迹。央行的货币政策、中国的农村金融、美国次贷危机、中国金融改革……竟被一一说了个底儿掉。

    这几天的蹭课,让我对某些群体的刻板印象有了些改变,原来大家都要带着镣铐跳舞,央行和银监会的资本大佬们也概莫能外。

    想起了跟WXL同志的一个共识: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做正确而有益的事情,不管这件事情可能是多么微不足道。蹭课证实:这个共识经得住考验。

  • 2008-07-16

    CPI草民

    上半年的经济运行数据就要出炉了,下半年的经济政策是松是紧,一百个分析人士恨不得有二百个说法,媒体上的头条、内页铺满了预测,无数的记者紧绷着神经等待政府的一锤定音。

    世界经济眼看着一场腥风血雨,国内要想继续一枝独秀也几无可能。而我所揪心的事情仍然非常胸无大志——能不能在21点之前准时交稿,以及能否赶回去吃老公准备的晚饭。

    不过高居不下的CPI俨然已经祸及我这样的草民,证据之一就是从明天开始要带饭上班,否则东三环每顿动辄二十元的饭钱,将吃掉见习期里发表每一个字所赚来的钱。“开源”不成,只得“节流”,永远是真理。不过,自己码上去的字已能糊上越来越多的版面,这让本草民在物价高涨之时仍能聊以安慰。

  • 回到人大给导师送那厚厚的一叠发票,拐进明新楼的时候,一群本科的娃娃穿着学士服在疯狂拍照,几个女生抓住路过的王泰玄老爷子一顿狂拍。想想去年被我们逮到的是保军、张征、小普、老蔡、老马,还有当年端着咖啡杯给我们训话的郭老爷子。恍惚间,我也成为这群毕业娃中的一个。

    可时间的确马不停蹄地往前推进了一年、三年,在明新楼前拥挤的人群里,我看不到任何一张熟悉的面孔,甚至包括我自己的。

    但仍然愿意把这次本不属于我的毕业送给自己,在重新找回方向的时候,一次混乱无比、热闹异常的毕业典礼真是再好不过的礼物。

    拐出明新楼,我抻了一个大大的懒腰,俺毕业了。